TEN_小十

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
挂签:性格崩坏少年组NO.14

【叶肖】春山空

´_>`努力一篇结束了

点文回应

话说这东西怎么@人啊

基友说这篇逼格有点高差点没看懂

我不信







雨打芭蕉,风势渐缓。

肖时钦站在屋檐下,伸手接住从屋檐沥下来的雨水。

镜头调向石板小路,远处的景物都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之中。

春寒趔趄,入手一片冰凉。

“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。”

肖时钦抬头看,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,一个懒散的少年微倚窗边,手里拿着一杆精致的烟斗。身着白色的汉服中衣,眉目慵懒,像画里走出的仙人一般。

“借地避雨,惊扰你了,抱歉。”肖时钦下意识的握紧背着的包带。身为摄影师的他,第一反应就是将美好的事物记录下来。

“没事儿,我正无聊呢!小哥儿,你要不要进来坐坐?”少年眉目如画,略带谐谑的笑着看他。

肖时钦有些呆呆的看着他,像失了魂儿似的,良久。

“我……可以给你照张相吗?”

屋内点了熏香,丝丝袅袅的烟气从香炉中蜿蜒而出。

屏风,书架,软榻。

哪一件都无不透着古风的韵味,肖时钦感叹屋主的好品味,却又隐隐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。

少年此时已离开窗边,坐在矮桌前,面前是一套茶具,少年挽着袖子为他泡茶。

“咔嚓”少年疑惑的抬头,只看肖时钦举着他的相机单膝跪着对着他,手上还不停调整着焦距。

“请坐。”少年笑了一下,低垂眼眸,似乎带了点嘲讽。手里的动作虽是一丝不苟,但总让人觉得有些别扭。

肖时钦也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回过神来后,才觉得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唐突了,有些尴尬的坐下。

“我……这是职业习惯。”肖时钦挠挠脑袋,有些不安的垂着头,为自己刚刚类似于偷拍的行为感到抱歉。

“没事,喝茶把。”少年笑笑,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的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“谢谢。”肖时钦愣愣的端起茶杯,目光却被少年的手吸引了。那是一双十分漂亮的手,深色的茶壶衬得手指越发葱白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肖时钦废了好大的劲才将目光从少年的手上移开,抬头看少年。他正望着窗外,眉目之间有些阴郁,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。

“叶修。”少年依旧是笑,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。

肖时钦默默喝茶,悄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。总觉得印象中这位少年不应该如此的沉默寡言,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不对,和这位少年,不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吗?为何会生出如此想法。

窗外的雨声越发清晰,肖时钦也越发不安。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越发强烈,一声一声,似乎要从胸腔中冲出一般。

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,肖时钦打破这沉默,准备自我介绍一下,“我叫……”

“这是春山茶,春分后的新叶,多喝些罢。”叶修似乎并不想知道他姓甚名谁,打断了他的话,又给他添了一杯。

“哦,好。”肖时钦有些颓然的坐回去,原本挺直的腰,又变成了躬状。

又是相对无言,天色却已渐渐暗沉。深山小村,外面的一片漆黑。

“夜深路滑,不妨留宿一宿?”少年望着窗外,漆黑一片的小村没有半点灯光,淅淅沥沥的雨声中,仿佛会有什么冲出吞噬一切一般。略有些昏黄的灯光下,少年的侧脸仍是那么美好。

肖时钦觉得,少年比起下午初见,冷漠了许多,“多谢。”

半夜被雷声惊醒,肖时钦摸索着戴上眼镜,起身准备纾解一下茶喝多了的尿意。

将落地的纸窗推开一条缝,肖时钦就愣住了,叶修斜倚在一个藤蔓编制的躺椅上,另一个少年跨坐在他的腰间,姿势暧昧,似乎还在轻轻蹭着。

少年捧着叶修的脸,两人靠的越来越近,叶修的脸藏在阴影之下看不清表情。

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腾而起,肖时钦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生气。听着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心跳,他猛地站起来,准备拉开门冲出去分开这两个人。

有人比他更快,房间另一侧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带着眼镜的少年冲了进了,一把拉开了跨坐在叶修身上的那个少年。

走廊里的灯光洒落进来,背着光,少年浑身都带着一种压抑愤怒的气场,他笔直的站着,盯着叶修,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肖时钦有些呆呆的看着这一幕,门已经被他拉开。

戴眼镜的少年似乎感觉到了这边还有个人存在,慢慢向这边转过头来。

肖时钦眼前一黑,那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少年时的他。

醒过来的时候,眼前是一对兄妹放大的脸,女孩子长的像叶修,男孩子有着一张嘲讽脸长的有点像苏沐橙。

房间布置的很温馨,有一种幸福的家的感觉。可肖时钦莫名觉得不舒服,心里硌得慌。

见他醒过来了,女孩开心跑出房间,欢快的喊道,“爹地,爹地,他醒了!”

男孩子倒是一脸不开心的盯着他,也不说话,目光中带着点不屑。

肖时钦太阳穴突突的跳着,心跳也慢慢变快。

“是吗?沐橙,你先去忙,我去看看。放心啦,没事。”门外响起朦胧的说话声,再然后是脚步声。

当那个身影抱着女孩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肖时钦仿佛听见了惊雷的声音。

“小肖啊,你醒了?突然在酒宴上晕倒真是吓人一跳。”叶修抱着女孩儿,微笑着对肖时钦说,“刚好离我家近,就把你带过来休息了。”

“谢谢前辈。”肖时钦强撑着说。

“沐橙准备了晚饭,一起吃吧。”叶修把两个小孩打发出去,走过来坐在床边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。“嗯,好像不烧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谢谢前辈,好多了。”肖时钦垂下头,似乎有些精神不济。

“看上去还是很累的样子,吃过晚饭再睡会儿吧。”叶修揉揉他的脑袋,然后起身走了出去。

难受,心底的苦涩泛滥成灾,明明前辈很幸福的样子。

整理好情绪,肖时钦出现在饭桌上,叶修一家正其乐融融的将饭菜端上桌。那个最小的女孩坐在桌旁,好奇地看着他。

“叔叔,你还是不舒服吗?”

“我好多了哟,谢谢关心。”肖时钦摸摸她的头,微笑着说。

“是吗?”小女孩歪着头看他,“叔叔明明微笑着,可为什么感觉很难过呢?”

肖时钦听在心里,感觉眼前的景物离他越来越远。所有事物都慢慢变远,变成了一个光点。

结了帐,肖时钦走出遥远小镇的宾馆,云层散去,太阳明晃晃的挂在空中。

背着相机,肖时钦在小小的火车站等车,远处山脉雄奇俊秀,浮云飘在半山腰处,总觉的浮云之上藏着仙境。这么美的景色,真想和心爱的人一起看到啊。

肖时钦踏上回去的火车,最后看了一眼这偏远的小城。

几天后,肖时钦回到了家,叶修沉着脸坐在沙发上,眼睛下深色的眼袋非常明显,显然好几日都未睡好了。

“你还知道回来!”叶修黑着脸摁灭了烟头,走了过来。

肖时钦注意到,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头,数量惊人,顿时心里愧疚无比。

“前辈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叶修狠狠地抱住了他。“回来就好。”

“前辈……”肖时钦回抱住他,嗅着叶修身上浓重的烟味。

“身上怎么这么冷?去冲个澡把,我来叫外卖!”叶修松开他,接过他手上的包,往浴室的方向推了他一把。

“嗯,好。”肖时钦答应着往浴室走 。

“时钦……”叶修忽然又叫住他,“我和喻文州……真的只是朋友。上次真的是个意外……”

“前辈!”肖时钦打断他,“我相信你!”说完转身进了浴室。

不一会儿,水声响起。

门外的叶修,翻了翻他的行李,在包的底部,摸到了一块玉石,上面有着精美的浮雕,似乎刻着的是一个村落,某个屋子的窗口,一个少年懒散的坐在窗边。

“你干的?”叶修皱眉,向窗外问了一句。

“哼~”不知何处传来一声轻哼,窗外的银杏叶悠悠扬扬的飘下。

玉石背面刻着一行小篆。

梦似梦,梦非梦,春山远,春山空。








不要问有没有春山茶
也不要搜
因为那是我编的

评论(7)
热度(37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TEN_小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