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_小十

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
挂签:性格崩坏少年组NO.14

【叶肖】说书人-山月不知心底事01

点文回应
饿……
基友说语文不好还卖文艺装逼简直绿茶婊
我也同意
其实这说的是我舍友
为了保护当事人心理健康我让他闭嘴了



01

“这人啊,心理事藏多了,眼里的光芒啊,就不会那么透了……”说书人对着唯一的听众这么感叹着,异色的眼眸中透着淡淡的忧伤,“我给你说个故事吧……”
“……”你不是一直在说故事吗?唯一的听众把玩着手枪腹诽。“说吧,我听着呢……”

冬日大雪,山色空远。
黑云滚滚而来,从山头望过去,看不到远方城池的影子。
“湿乎乎~外面好冷嗳~不进去吗?”扎着两个小发髻的小萝莉,扯了扯站在山头的人的衣角,嫩生嫩气的说。青衣人负手而立,不作回复,一头青丝用缎带松松绑着,看不清神色。
“狮虎,你看,下雪了呢!”小萝莉有些欢快的说,一手扯着青衣人的衣角就去接那片飘落的雪花。
“妍琦!”那人叹了口气,蹲下来抱起了她,“先回屋把,小心受凉,大雪很快就要封山了。”
“肖先生……”一人沿着山道艰难的爬上来,气喘吁吁。
肖时钦抱着小小的戴妍琦,偏过头来看他,“你是谁?来此所谓何事?大雪将要封山还是早早离去的好。”
“在下张家兴,奉城主之命来侍奉肖先生。”来人单膝跪下,语气中带着一点不甘心。
“我不需要什么人侍奉,你还是回去吧,还有……告诉你家城主,我很好,请他不要再惦记了。”肖时钦冷笑一声,低下头耐心的理着戴妍琦有些散了的发髻。
“肖先生,我乃是城主府的军医,城主说冬日山上空冷,冻着戴小姐就不好了,何况有些事情,肖先生也料理不全,多个人帮忙也是好的。”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,事实上张家兴只是被自家主人逐出了府邸,心存报复而从此处下手罢了。
肖时钦盯了他许久,最终还是留下了他。
鲁奕宁砍了柴回来,见了张家兴也不多话,只是神色有些怪异。
不一会儿方学才也回来了,手里拎着只野兔,背后的篮子里尽是些蘑菇。回来一看见张家兴坐在那里,就很明显的不高兴了。
“先生,你过来一下!”方学才放下东西,将肖时钦拉出去说话。
“何事?”肖时钦有些奇怪的看着一脸不悦的方学才,后者抖了抖身上粘的雪粒,抬起头劈头盖脸的就问,“先生,你是不是还是忘不了他?”
“什么?”肖时钦皱眉,似乎很是不解这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“那人身上的外衣,有空积城的标志,你留下他难道不是因为那人?”方学才说,语气里满满的不爽。“今年雪来的早,山上食物不似以往,恐怕先生没有多余的粮食供养闲人!”
“我留下他是因为他是个医生,妍奇冬日里易生病,山上不比城中,我怕应付不来。”肖时钦拍了拍方学才的肩膀,“何况那人也带了些粮食药材,你不用担心,我有分寸。”
沉默中用过晚饭,几人各自回房。
窗外的雪一直飘着,越飘越大,树林中不时传来树木被积雪压断的声音。
肖时钦就着烛光写字,写的不满意了就团掉,纸团了一张又一张,不知不觉也到了深夜,还是没写出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肖时钦有些烦躁的离开书案,戴妍琦在暖和的炕上睡的正熟,吹灭蜡烛,肖时钦披上斗篷推门走了出去。
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。
厚厚的一层雪,像地毯一样铺在地上,银白色的月光将树木房屋的影子投映在雪地里,光影幢幢。
夜空晴朗少云,几颗星子点缀在其上。
肖时钦来到白日里的山头,一串脚印留在了雪地里,深深浅浅,一如心底之事。
远处的空积城被月光照的透亮,屋顶的积雪反射着月光,整个城池如月中宫殿一般通透。
“啪……”很细微悠长的声响传进肖时钦的耳朵里,与普通的声响有些区别。
“谁!”肖时钦猛地转过身,随身带着的小弓弩毫不客气的指着声源处。
“……”一只苍鹰停在一个树枝上,歪头看着他。
“原来是只鸟……”肖时钦放下弓弩,有些自嘲的笑笑,低声自言自语,“……其实方学才……说的不错……我,忘不了他……”
遥远的空积城,那人,不知睡了没有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13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TEN_小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