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_小十

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
挂签:性格崩坏少年组NO.14

【叶肖/叶all】说书人-山月不知心底事02

啊啊啊谁来阻止我
我要写偏cp了!
写偏cp就有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感觉´_>`
其实叶家双子×舒家姐妹花也不错啊【不】
作大死的人心里苦
每次翻了以后就会又忘了到底是州还是洲´_>`
我心里苦
好苦

02
空积城大雪
身为城主的叶修忙着处理灾祸民情,直至深夜还未歇息,被大雪困在城内的喻文州拿着一卷书在一旁看着。
“文州,你不去睡吗?”叶修打了个哈欠,有些疲惫的理了理手头的文件,添了些炭火打算继续。“明日雪就停了,路扫扫也该通了,你不早些就寝,明日如何赶路。”

“不妨事……”喻文州笑着挥挥手,扬了扬手中的书卷,“你这儿的书读着倒是有趣,我看着挺欢喜的,停不下来。”

“你想看借你便是,何必急于一时。”叶修皱眉,漂亮的手按着太阳穴,很不舒服的样子。“一个晚上又能看多少呢……”

“看不了多少是一回事,前辈难道会允许我将这一屋子的书都借回蓝溪阁?”喻文州轻笑,摇曳的灯光下,一张云淡风轻的脸竟显得有些惑人。

“哟,喻文州你的心挺大的呀!且不说我借不借把,这么多书你带的走吗?”叶修停下批注的笔,有些好笑的看向喻文州。书自然是不会多借的,毕竟这可是那人留下的珍宝。

“哦~”喻文州放下书卷,理了理衣服起身,叶修以为他听了劝打算去睡了,却不想喻文州走到了他身边,冰凉的手指在他的太阳穴处轻轻揉了揉起来,“其实我对那些书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,所以借书也就算了……”

叶修抬眸对上他,“不借书那你想借什么?在我的印象中,似乎蓝溪阁还没穷到有东西需要借吧……”

“没办法嘛,前辈也说了,我这人心比较大嘛~所以想借一颗小一点的心来参考一下……”原本在给叶修按摩的手慢慢下移至胸口,喻文州别有深意的点了点,“不知前辈……肯不肯借呢~”

“……”叶修沉默,轻轻推开喻文州,却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“城主,您的夜宵。”门外响起侍女的声音。

“进来吧。”叶修起身,如获大赦,离喻文州远远的保持距离。

“城主大人,喻阁主,请用黍米粥。”侍女在两人面前摆好碗,却不退下,低眉顺眼的在一旁等候。

黍米粥清润香甜,既能果腹又合胃口,喻文州很是喜欢。

“咣当~”谁知那厢叶修吃着吃着把碗一摔,毫不怜香惜玉的拎起那位侍女的衣领,“说!谁让你在里面下药的!”

“奴婢不知!奴婢真的不知道!奴婢什么也没做!”那侍女吓得腿都软了,一张小脸煞白。

“呵,你以为哥不知道?”叶修松开手,任凭那位侍女坐在地上哭泣,冷笑道,“我母亲送你到这儿来,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

空气霎时静默。

那婢女忽然一改哭泣的模样,站了起来对着叶修一脸的倨傲,“既然叶大公子明白了,为何不成全了妾身!我风城舒家难道配不上叶家大公子的身份?”

喻文州在一旁细细的观察着两人,那女子虽是婢女扮相,仍不掩美貌,一双秀目圆瞪很不服气的看着叶修。

叶修向来嘲讽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神色,似乎是咬牙切齿却又夹杂着无奈心酸的感觉。

“舒可怡!那我今日便说清楚了!我不喜欢女人!”叶修皱着眉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般说,“你不用再做无用功!”

“你!!!”舒可怡不敢置信的指着叶修,指尖微微颤抖,她深呼吸了几下平复情绪,仰起头看着叶修,“叶大公子可想好了,这可关乎到叶家的名声!我再问你一遍,此话当真?”

“自然当真!”叶修皱着眉,神情难得的严肃。

舒可怡盯着叶修许久,忽然笑了,转身丢下一句,“那好,我明日就会风城。叶大公子保重。”

叶修松了口气,下一秒却又僵硬了身体,喻文州不知何时从后面贴上他,白皙的手指在腰带处打着转,和他一般高的少年贴近他的耳朵,略带暧昧的说,“前辈不喜欢女人,难道……喜欢男人?”

“呵呵呵怎么会,那只是为了敷衍那个小丫头的说辞罢了!哥有喜欢的人了!”叶修干笑着说,一边打算扒开喻文州的手。

“那个小丫头……给前辈下的春光乍泄吧?”

叶修的手停住了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前辈想知道?”喻文州轻轻咬着叶修的耳朵,“因为……那药是我给她的~”

“喻文州你……”叶修一惊猛地推开喻文州,后者一个趔趄跌坐到地上。

“前辈是不是喜欢男人,我来验证一下把!”喻文州笑着,看叶修因为药力发作而摔倒在门口。

评论(13)
热度(16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TEN_小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