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_小十

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
挂签:性格崩坏少年组NO.14

【叶肖】说书人-山月不知心底事06

准备新年贺画风切换不过来
莫乔安利吃吗?
为何我是个色废




06

其实吧,人活在这世界上,总会有白痴会妄图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的,因为他们自己的人生就是这般被人参与过来的。

叶修叛军出逃,占城为主的时候,心里狠狠痛快了一把。

头一次有了自己把舵的感觉,即使随之而来的是他老爹的责骂,弟弟的不解也无所谓。

前线失守,昏君暴毙膝下无子,蜃京一片混乱,得不到命令的叶修带了一帮人占了空积城,据城而战,在肖时钦的帮助下几次击退了进犯的敌兵,空积城得以保全。

往事纷乱如飞雪,片片落肩头,可听得,落雪有无声?

爱恨情仇总似风,吹烟过阑珊,可听闻,君心非我心?

叶修有些烦躁的披了件外套,蹲在城主府的房顶上,嘴里叼着个烟斗,一副哔了狗了的表情,屋顶的大风刮过,吹起他的外套。

然而他哔的不是狗,是喻文州,虽然是在对方给他下药的情况下。

远处苍山负雪,远远看上去那些山脉几乎与天同为一体,可叶修知道,那个人就在某一座山头之中。

“……唉”叶修吸了一大口烟,然后吐出来,风将烟气刮到身后,轻飘飘落在那里的莫凡被呛了一口,差点顺着屋顶滚下去。

“喂!”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莫凡不满的戳戳叶修,“有人找你!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叶修依然蹲着,揉了揉被戳痛的肩膀,看着莫凡几个闪身轻盈的落到了下面走着的乔一帆的身后,抱住了乔一帆。

后者被突如其来的拥抱下了一跳,手中捧着的书卷落了一地,“诶!莫凡?你干什么呢!”乔一帆脸红红的,手忙脚乱的阻止对方探入他衣服里的手。

“呃……”莫凡凑近他的脖子嗅了嗅,又伸到另一边嗅了嗅,“?”有些惨白的手伸进乔一帆的衣服下面东摸摸西捏捏,感觉在找什么似的,“?”

“别找了,今天没带啦!”乔一帆红着脸转过身,“我待会带着杏仁酥去找你好不好?”

“!”莫凡摇摇头,又在乔一帆颈边闻了闻,然后很认真的说,“一帆,瓜子!”

“……要瓜子?”乔一帆不明所以的偏头看他,莫凡别过头,面无表情的将地上的书卷收拾好,往乔一帆怀里一扔扭头就走。

这是……生气了?为什么呀……乔一帆有些心累的看着对方跑远的背影,无奈的决定先干完手里的活,再去哄他。要不要请教一下苏沐橙前辈呢?

坐在屋顶上吹冷风的叶修大大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噫,我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!

“前辈……”听到这声音叶修一僵,也不扭过头去看是谁,“什么事?雪也停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“前辈,可是怪我?”喻文州走到叶修背后轻轻趴在他身上,“可是我喜欢前辈啊,就喜欢到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前辈!”

“抱歉,文州,我有喜欢的人了!昨晚的事,哥想了一下不打算负责,都是男人,别告诉我你怀孕了就行!”

“前辈真绝情!”喻文州望向远方,幽幽的说,“那前辈准备怎么和你的城民解释呢?他们现在可是把我当做城主夫人看待了哟~”

“什么?!”叶修皱眉,不是很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“难不成昨晚的事还能一夜之间传遍全城?”

“叶城主只关心那个躲到山上去的人,对自己身边的事少了关注,自然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喻文州替叶修紧了紧外套,“叶城主不妨注意观察一下自己身边的人?看看他们对我,是个什么态度?我暂时不会回去的,直到前辈你改了主意!”

“喻阁主!”舒可怡叫住喻文州,有些焦急,“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!现在,可以把妹妹还给我了吧!”

“这是自然,令妹现已在去往风城的路上,想必你回到风城就能与令妹重逢了。”喻文州施施然转过身,微笑着说,“这段时间也是辛苦你了,还烦请姑娘将叶城主昨晚的话告知蜃京的叶家族长。”

“哼!”舒可怡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,“知道了!”

“算算日子,少天也该到了……”喻文州低垂眼眸,有些冷漠的看着自己脚下被踩弯的一株小花。

评论(2)
热度(18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TEN_小十 | Powered by LOFTER